• 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

抖音大战腾讯:反垄断成最大杀器,互联网格局或将有新变量

资讯 来源:中国科技网 2021年02月04日 307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有些事情存在了多年,以至于我们都不再去想它可能并不合理。比如支付宝无法在美团使用,淘宝屏蔽了来自微信的访问,抖音的视频无法分享到朋友圈……

  互联网巨头有着越来越强的领地意识,也形成了一个个的App孤岛,并将此作为商业竞争的壁垒。但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巨头们构建的竞争壁垒承受着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也被诸多网民非议。这几天,字节跳动也开始蠢蠢欲动,趁机敲开腾讯的大门。

  2月3日,字节跳动和腾讯打响了2021年的第一战,有着日活6亿的抖音,以反垄断之名,又一次将拥有10亿日活微信的腾讯告上法庭。

  先让我们简单回顾整个事件的背景和经过。

  2月1日晚,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率先发难,说“封杀腾讯”是谣言,而且有水军推动。

  2月2日刚上班,抖音向法院提起反垄断诉讼,称三年来抖音被微信、QQ禁止分享,要向腾讯索赔9000万元。

  2月2日晚,腾讯否认,说抖音违规获取个人信息,破坏了微信规则。

  2月2日更晚,抖音说腾讯将用户数据当公司私产,搞双标。

  “这可以认为是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第一案,此前法律虽有规定,但都是原则性的。”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安钢告诉AI财经社,“法官这次在判决封杀链接是否违法时,很大程度上是在‘造法’,或者说‘立法’。这对后续的反垄断执法和司法都会有巨大意义。”

  抖音为何此时发难?

  字节跳动和腾讯的公开互掐,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字节跳动一直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

  第一次“头腾大战”在2018年打响,当时抖音开始崭露头角,短视频流量迅速爆发,字节跳动成为了腾讯潜在的竞争对手,张一鸣和马化腾公开喊话互怼,两家公司也开始了漫长的战役,其中就包括互相封禁,展开舆论战。

  2019年,腾讯要求抖音不得直播或者上传《王者荣耀》和《穿越火线》的视频画面。半年之内,腾讯一口气申请7项针对字节跳动产品的游戏直播禁令。后法院判定西瓜视频和抖音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的游戏内容。也是在这一年,微信屏蔽了字节跳动旗下社交产品多闪的链接,暂停抖音授权接口。

  2020年,字节跳动指责称旗下的办公软件飞书被腾讯屏蔽了链接。AI财经社查阅天眼查App发现,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纠纷案件高达633起,其中592条属于“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其次是名誉权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著作权纠纷等。

  这种矛盾随着字节跳动的长大而加剧。字节需要从腾讯的地盘争抢流量和用户,而腾讯则在防范竞争对手的崛起。

  总体而言,无论是抖音,还是飞书,希望借助微信获得更广泛的流量,需求更加强烈。反观,腾讯对字节跳动的流量诉求明显小很多。

  当字节跳动还是一家创业公司时,它的遭遇会引起人们的同情,也容易被塑造成敢于挑战巨头、打破垄断的“屠龙少年”。但如今,字节跳动无论是产品用户,还是公司规模,都已经有了与腾讯正面一战的能量。

  尤其是短视频的崛起,逐渐演变为当今移动互联网竞争格局中的最大变量。尤其是抖音早在2020年就宣布日活突破6亿,其杠杆效应更为明显。

  Quest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20年6月,即时通讯用户使用时长占网民总时长份额为25.3%,短视频使用时长份额则为19.5%,虽然在份额上,短视频略低于即时通讯行业。但如果按照人均使用时长这一维度算,短视频已经超越了即时通讯成为“kill time(消磨时间)”的最强媒介。

  换句话说,用户在抖音消耗的时间超过了微信。这也意味着,同样做的是抢夺用户注意力的生意,抖音目前已经和腾讯形成了势均力敌的水准。

  一位接近抖音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业内判断抖音未来的增长情况会逐步放缓。“短视频从业者今年已经有预期,不管是抖音还是快手,增长只会越来越难。”抖音需要向腾讯的腹地延伸,必然希望能打破腾讯的封禁壁垒。

  另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互联网反垄断正在加速推进。

  2020年1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并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这被认为是一份“与时俱进”的指南,虽然不是正式法规,却指明了平台经济反垄断的大方向。市场监管总局甚至依据《反垄断法》,对阿里巴巴、银泰和丰巢的并购做出顶格处罚。互联网公司一时风声鹤唳。

  而抖音在这个时间点站出来起诉腾讯违反《反垄断法》,有人比喻说,抖音是拿“尚方宝剑”跟腾讯互砍。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王素远告诉AI财经社,反垄断法本身允许企业提起民事诉讼,以及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进行行政执法,只是能够调动的资源有差别。“既然有人挑起事端,司法必然要有所回应。”另一位律师说。

  腾讯与字节的关系,在反垄断的大棒之下也出现过缓和迹象。2021年1月18日,腾讯游戏还专门在抖音投放了一则开屏广告。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多位字节跳动的人士对AI财经社透露,字节跳动的产品无法大规模去腾讯视频投放,当然,腾讯的广告也不能在字节跳动的平台投放,这是行业潜规则。如今,腾讯有意去打破这一僵局。

  换句话说,字节跳动与腾讯在司法层面缠斗多年,但除了一些小额度的罚款,根本无法伤及腾讯的筋骨,也无法打破腾讯的规则。如今,反垄断的大棒,成了最好的武器。

  App孤岛能否被终结?

  互联网巨头的神仙打架,在事实上造成了一个个的App孤岛,互不允许连接。“不仅微信屏蔽抖音、淘宝外链,抖音也屏蔽淘宝外链,淘宝禁止百度抓取网页。互联网巨头之间相互屏蔽的做法非常普遍。”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AI财经社说。

  这次诉讼会改变这一现状吗?

  这首先取决于抖音能否赢下官司。多位律师都表示,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抖音胜诉的可能性“至少比在去年大得多”。

  赵占领透露,法院认定时会有三个步骤:界定相关市场、认定腾讯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腾讯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其中,第一个“界定相关市场”是最难的。

  举例而言,此前唯一可供参考的案件是2010年的3Q大战。当时法院将微博、飞信、SNS等都划为同一相关产品市场,导致最终未认定QQ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这次,腾讯仍然可能主张较大的市场范围,比如社交软件,而抖音则主张较小的范围,比如即时通讯。

  在声明中,抖音也明确指出:“微信、QQ作为月活用户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的国民社交通讯产品,属于‘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设施。”双方对市场范围的不同主张,将成为案件的第一个关键战役。

  但时至今日,腾讯想凭这一环节胜诉已不太可能。“八九年后,互联网反垄断的形势发生了重大改变。这个案件法院界定相关市场时,可能会定得更窄。”赵占领说。

  “法律和人民大众的直觉是有比较紧密联系的,不太可能出现反直觉的事情。如果所有人都直觉认为微信在即时通讯上占据支配地位,法院的认定一般也不会反直觉。”京嘉润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安钢也认为,在今天这起案件中,界定市场范围不会再是难点。

  相反,认定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将会是影响司法判决的关键。如果无法认定滥用,即使腾讯被认为确实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抖音也无法胜诉。

  抖音的主张是:自2018年4月起,腾讯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对抖音封禁和分享限制长达三年。“腾讯可能会提出:是出于技术上的原因去限制链接。那么法院就要分析,首先这是不是真实的技术原因,其次技术原因是不是掩盖滥用的借口?”

  最有可能发生的是:“按以往案例,抖音先要做一个初步举证,就是腾讯这边有排除抖音链接的行为。然后法院会把举证责任转移到腾讯这边,要它去举证行为的正当性。”双方举证的过程将是一场拉锯战。

  必须强调的是,封杀链接在很多情况下都具有合理性,因此抖音的举证并不容易。2月1日,抖音也封禁了导向微信、QQ的财经、医疗类外链,因为“行业特殊,站外引流存在高危风险,可能对用户的财产、人身安全造成损害。”

  与封杀链接一同指控的是,抖音认为腾讯声称它“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抖音提出,用户头像、昵称等用户数据并不属于腾讯“私产”,用户的权利应当远高于平台权利。

  多位律师告诉AI财经社,这种主张不太容易成立。按照《个人信息保护法》,用户上传的昵称和头像能够间接识别自然人真实身份,无疑属于个人信息范畴,由用户依法支配。“但用户在微信注册账号的时候,还通过用户协议与微信形成合同关系,可能规定了用户用微信账号去登陆某些第三方应用,需要遵守一些约定。”赵占领表示。

  简单来说,“如果用户注册抖音的时候,上传了一张和微信头像相同的图片、同样的昵称,那么抖音的主张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是用微信账号注册的,然后抖音抓取了用户的微信头像和数据,那么就比较有争议。”安钢表示。

  觊觎腾讯的社交数据,以用户之名开战已有先例。2017年8月,腾讯认为华为荣耀Magic手机收集用户微信聊天信息,以训练自己的AI,侵犯了本属于用户和腾讯的数据,请求政府部门介入此事。最终工信部介入后,有律师告诉AI财经社,结果倾向于腾讯的主张。

  这次抖音高举“用户权利”大旗,也被部分用户认为是“贼喊捉贼”。2018年2月,一名今日头条用户发现App读取了自己手机通讯录,并且可能未经授权。今日头条的代理律师提出,“通讯录信息并不属于原告的个人隐私”,这引发舆论一片嘲讽。

  这次抖音起诉腾讯, 无论谁胜诉,可能都对互联网公司“封杀链接”有一锤定音的效果,“科技公司不会继续告来告去,而是会根据本案的判决结果,重新规范自己的行为”。

  安钢解释,科技公司互相诉讼打击并不是上策。但无论阿里腾讯,作为公司并不是整体,而是有多个业务部门互相牵制,永远有扩大规模进取的冲动。“如果有案例出来,说封禁链接不对,它们内部的合规部门就有了很强力的武器,去约束业务部门,根据合规政策重新调整自己的做法。”

  换言之,如果抖音赢得诉讼,腾讯封杀链接被判非法,“那么以后这种互相封禁的措施基本上都会取消。”届时,在中国的互联网生态里,谁是管道、谁掌握最终用户,地盘有可能重新划分。

  以前,人们都热衷于屠龙少年与互联网恶龙缠斗的正义故事,但现在没有人会认为字节跳动是个单纯的屠龙少年,它的体量足够庞大,它现在走的每一步,背后都有着商业利益的考量。

  而商业世界里本就不需要屠龙少年,需要的是合理的秩序和法律的公正决断。


免责声明:
本网站(www.cennr.com)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仅限文字、图片、LOGO、音频、视频、软件、程序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喜欢 (0)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