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

马斯克获领域内最大规模融资,脑机接口走到哪一步了?

资讯 来源:中国科技网 2021年08月05日 163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近日,脑机接口的风越吹越热。据媒体消息,马斯克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完成 C 轮融资,筹集资金 2.05 亿美元(约合 13亿元人民币),被认为是该领域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融资。

企业争相涌入拉升市场预期

资料显示,Neuralink 本轮融资由总部位于迪拜的风投公司 Vy Capital 领投,此外还有包括谷歌风投、德丰杰成长基金(DFJ Growth)、Valor Equity Partners、 Craft Ventures、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和 Gigafund 在内的众多企业参与投资。不仅如此,一些高管和企业家也参与了投资。在这轮融资之前,Neuralink 已于 2019 年 5 月份获得过 5100 万美元 B 轮融资。2017 年,Neuralink 计划融资 2700 万美元,但实际获得 1 亿美元资金。

“从线上收集到的脑电波信息会通过芯片无线传输到人身体之外的接收器上,就像手机的蓝牙一样。” 马斯克是这样定义脑机连接的。这意味着,人可以远程用脑电波操纵设备,甚至交互。该项技术最大的价值在于:通过人脑与机器的融合,可以打破当前人类与机器、人类与环境的交互方式,让人类能够突破肉体和工具的局限,特别是帮助那些存在认知和行动障碍的残障人士能够再次恢复行动并融入社会。

这项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的技术却吸引到了国内外众多科技企业的关注。不止是Neuralink,谷歌联合BrainCo、Somos等脑机接口企业,在教育领域展开布局。Facebook收购了美国脑控技术初创企业CTRL-Labs,据知情人士透露,收购价格在10亿美元左右。微软正在开发非侵入式脑机,并且希望能够通过这项技术来实现意念操控windows系统。

此外,国内科技企业看上脑机接口技术也不在少数。腾讯成立优图实验室,阿里公布“淘宝意念购”计划,展开脑机结合的探索。布润科技、灵汐科技、脑陆科技等初创公司也在不断涌现。

各大企业的涌入快速拉升了市场的预期。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2021 年迄今脑机接口领域的总融资额已经是去年全年 9700 万美元的三倍。市场研究公司Allied Market Research数据显示,2020年,脑机接口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4.6亿美元;如果从脑机接口可影响到的应用领域来看,不论是医疗、教育还是消费,都将带来远超于十几亿美金的巨额市场空间。市场研究机构Valuates Reports预计,全球脑机接口市场规模2027年有望达到38.5亿美元。

三座“大山”待翻 商用前景迷茫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潜力,脑机接口技术目前究竟发展的如何?公开资料显示,脑机接口技术可粗略分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两类。前者指测量电极接触大脑,甚至插入大脑内部。后者不接触大脑,包括头皮电极帽、超声、核磁共振成像等技术。“从原理上来说,越是贴近大脑,或进入大脑,它的信号质量越好。但损伤大脑的风险也越高。所以,不同的技术路线,就是在这两个方面寻求一个平衡点。” 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陶虎说。

Neuralink主攻的就是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这家公司做出可以植入人脑的电极线,比头发丝还细,每组96根,含有3072个电极,将它们植入大脑,可以跟踪神经元的活动。至于如何植入,Neuralink发布了一台手术机,大小和硬币相仿,可以用激光束刺穿头骨,像缝纫机那样植入接受元件,整个过程无痛,甚至不需要麻醉。更重要的是,Neuralink 做出了芯片N1,它薄如纸,比小指甲盖还袖珍,上面能容纳1万个电极,芯片读取和放大大脑信号后,可以无线传输到手机上。迄今为止,Neuralink 的脑机接口设备已在猪和一只会打乒乓球的猴子身上展示过。而 Neuralink 的竞争对手Synchron 则在日前宣布,已获得 FDA 的批准,开始对其大脑芯片进行人体临床试验。

除了“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之外,“非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也迎来了新的突破。7月30日,Facebook一直资助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脑机接口技术研究团队,首次证明可以从大脑活动中提取人类说出某个词汇的深层含义,并将提取内容迅速转换成文本。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Facebook实现几乎实时的言语意念文本键入的同时,它也宣布将放弃头戴式脑机接口研究,专注基于手腕的可穿戴设备,并表示这款设备“将在短期内进入市场”。这再度引发了业界对脑机接口能否实现商业化的热议。

脑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MO吴寒峰表示,脑机技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存在必然性,人工智能提供了一项强有力的技术手段工具来帮助人更好地理解大脑。脑陆研究院卢树强博士表示,脑机在医学上五年前处于研发状态,但是现在已属于较大规模的应用落地、逐步进入市场。

扎克伯格则在早前接受采访时提到:“我们不认为人们会为了用VR/AR而愿意把头钻开。”他提到脑机接口应借助于佩戴设备,与VR、AR的工作从根本上交织在一起。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也曾公开表示,这项技术相当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人类应该严格限制脑机接口的使用范围,仅允许其在临床医学上,用来治疗和帮助一些残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广泛的人类世界中使用脑机接口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尽管脑机接口技术可涉及医疗、教育、游戏、家居、军工等众多领域,行业发展空间巨大。然而,“技术”、“政策”、“伦理”,是脑机接口大规模商用的路上,不得不翻越的三座大山。整体来看,脑机接口目前还处在市场培养阶段,研发成本高、周期长,短期内难以盈利,商用前景依然迷茫。相比于资金充裕的巨头,在脑机接口领域冲锋陷阵的中小企业很快将迎来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淘汰赛。


免责声明:
本网站(www.cennr.com)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本网站刊载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仅限文字、图片、LOGO、音频、视频、软件、程序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
喜欢 (0)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